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! 登录    快速注册

英超球员涉赌禁赛18月 回应:未参与博彩活动

  英超球员涉赌禁赛18月 回应:未参与博彩活动 

  4月26日,英足总宣布伯恩利中场巴顿将被禁足18个月,34岁的巴顿被披露自2006年3月26日起至2016年5月13日赌球1260次。这意味着本已到职业生涯末期的巴顿有可能提前退役,而巴顿也称足总是“强迫”自己退役,他对于足总的行为并不认可,他认为足总对于博彩公司过于依赖,而在英国博彩已经成为一种文化。巴顿还称,在和自己的朋友和律师商量之后,他将进行上诉,希望将禁足时间降低到一个合理的水平。

  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,巴顿进行了声明,以下是声明全文:

  英足总已经宣布我将被禁止从事一切足球活动18个月,并且被罚款3万镑,我为足总的博彩禁令付出了代价。我对这个严厉的处罚非常失望。这样的处罚将显著影响我的职业生涯,这是在强迫我退役。我一开始我就不是在制造假球,任何一点都不关我的诚信问题。

  我承认自己触犯了职业足球运动员的守则,但我认为这样的处罚可能比其他一些有争议的球员要重得多。我曾经陷入了赌球成瘾的境地,对此我还向足总提供了一份医疗证明。他们并没有进行适当的考虑,对此我非常失望。

  我认为,如果足总能够认真对待足球中的博彩文化,他们就需要考虑一下自己对博彩公司的依赖,以及博彩公司在足球以及电视转播领域的角色,而不是去责怪那些下注的球员。

  在足球领域进行博彩,我并不是个例。我成长在一个博彩曾经是也将一直是一种文化的环境。从我记事开始,我的家庭就允许我拥有一些优惠券,而家庭中的长者会教我投注一些比赛,比如全国越野障碍赛马。

  直到今天,我都很少参与那些没有什么赌注的竞争,无论是和朋友赌上几镑的高尔夫球赛,抑或在训练场上赌谁将为队友泡茶。我喜欢竞争,喜欢胜利的感觉,也沉迷于此。职业足球运动员进行博彩并不是什么新鲜事,我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。

  在比赛中投入金钱,体育产业博彩的爆炸性发展,我理解足总为什么加强了监管,我也接受自己触犯了规则。但是,足总的规则和围绕足球的文化产生了激烈的冲突。不管是在电视上看球还是在球场内看球,人们都被博彩公司的广告和赞助所包围。以《天空体育》为例,他们就和博彩行业纠缠不清。

  这意味着禁止博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甚至教育人们博彩是错误的也非常困难,这就像要求一个正在戒酒的酒鬼整天待在酒吧或者酒厂一样。如果足总想要杜绝博彩问题,我会督促他们重新考虑自己对博彩业的依赖。我说的大家都知道,每次我穿上自己的球衣,胸前就是一个博彩公司的广告。

  我说这一切并不是澄清自己没有错误,但我想解释的是,有时问题比他们所想的更复杂。对于我在足球中的博彩生涯,自2004年起,我就在必发上注册了一个账户,用的是我的真实名字,注册地址是我的家庭地址,而验证也是用的自己的护照。我做这一切有充分的透明度,我先后在各项运动中投注15000次。

  在足球领域我只进行了1200多次,这就是足总针对我的指控。我的平均投注金额刚刚超过150镑,有的甚至只有几镑。对于一名现代足球运动员来说,业余时间的休息非常重要,在训练场外,我花费了大量时间在电视机前关注各项体育运动,并对比赛结果进行投注。

  我喜欢观看体育运动并预测结果,除了我作为足球运动员的特权之外,我的投注金额都相对较小。博彩对于我来说并不是赢下或输掉多少钱,更多的是我是否能对比赛结果进行精准预测。我讨厌输钱胜过赢钱的喜悦,这样的心态有助于我在比赛中进行比较小金额的投注。

  听证会上提出,2004年至2011年间,我投注了一些自己参与的比赛输球。当然,我接受自己违反了规则,这是一个球员如果在一场自己参与的比赛投注的话,他可能会在比赛中寻求改变比赛进程。然而,我还是想提供一些解释。

  首先,我在每场自己参与的比赛都拼尽全力。我相信任何看过我比赛的人,我的对手或队友都会认为这是事实。我比任何人都更好的意识到自己有性格问题,沉迷博彩是其中之一,但我是一名非常敬业的足球运动员,每场比赛都会竭尽全力。

  第二,少数我投注的自己参与的比赛,我都没有在这些比赛中进入球队的阵容。我没有出现在球场上,甚至没有出现在板凳席上。我没有更多的能力去影响自己没有参与的飞镖、斯诺克或者西印度群岛上的板球比赛。

  我要补充的是,那些我投注自己球队输球的比赛,是表达自己未能进入球队阵容或者不能参加比赛的愤怒和失望。我知道人们会认为这是幼稚和自私的行为,而且我不得不同意这样的观点。

  第三,我要指出的是,我最后一次投注自己球队是6年前,当时我在预备队,正在经历一个麻烦的时期,而且都是足总的规则并没有现在这么严格。有一点我绝对可以肯定,那就是我没有投注一场自己可以影响比赛结果的比赛,让我高兴的是,不管是和足总的会面,或者听证会,我的诚信从没有被质疑。

  我不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我不能面对队友,不能面对球迷,也不能面对自己效力的俱乐部,如果他们认为我的投注可能影响到比赛结果的话。委员会听取了我整个事件,他们也明确了在很多场合“没有证明表明我涉嫌假球”,我正在公布自己的博彩列表,希望人们都够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。

  禁足18个月要比那些可能影响自己球队比赛的球员要长,他们的情况和我不同,我无法影响比赛结果。只有那些参与比赛并可能影响比赛结果的球员参与博彩的话,才可能被禁足12个月或者更长。一名球员如果没有上场比赛而进行投注的话,他们的禁足期限从没有超过6个月,我认为对于自己的处罚有些过分。

  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,我是一个犯了错误就会承认错误并希望从中学习的球员。我也希望在这里能够学到一些东西,我承认由于自己的行为不当曾不止一次造成了麻烦。

  这件事带给我的教训是,正如我在酗酒和易怒方面需要得到帮助一样,我现在也需要得到帮助以解决自己的博彩问题,我会这样做。

  我要感谢伯恩利俱乐部管理层、主教练、球员以及俱乐部工作人员,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和理解。即使现在这样的事情笼罩着我,我也希望为他们踢球并拿出好的表现。我还要感谢伯恩利球迷,他们在整件事上对我表示了支持,他们真的非常棒。

  在和我的朋友以及律师商量之后,我决定对于自己这么场的禁足时间进行上诉。我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一个独立的委员会的公平听证的机会。

  如果我们能够获得这样的机会的话,我相信自己的禁令会降低到一个合理的水平,这样既反映了我对规则的冒犯,而且禁足期限降低到一个合理的水平的话,我认为这也反映了自己并没有参与任何可疑的博彩活动。

编辑: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

相关文章

乐趣热文

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

分享